當前位置:首頁?>?詳細信息

共產黨員值汛的十二時辰

來源:□顧帥男 發布時間:2020年07月29日 訪問量: A+ A A-

  7月18日,周六,清晨四點半。

  中國十九冶南京工程技術服務公司宿舍樓下,第一組值汛成員已整裝待發。六點整,八名值汛人員已陸續到達在南京長江三橋下的八個值汛點,換崗前一晚值班的同志。

  經過暴雨長時間沖刷和江水的浸泡,被一遍遍巡邏人員在樹叢中探出的小徑,已經坑坑洼洼泥濘不堪。值汛隊員們人手一根小竹棍,一邊拍打著草叢查看是否有管涌、漏點,一邊用竹棍助力前行。大雨打在膠皮雨衣上,就像一支響亮的紅歌,大家的說笑聲體現出革命樂觀主義:“這可比紅軍長征二萬五千里容易多了?!庇糜谥笛吹挠晷钚≈荒苜I到39碼,女同志們卻絲毫沒有怨言,來不及買鞋墊就踩著大大的雨靴,深一腳淺一腳,拄著棍扶著樹枝,堅持把巡邏的路走完,一圈巡下來,汗水早就濕了一身。

  下午兩點,第二組同志趕來換班。

  一樣的值汛點,一樣的巡查內容,但是無論值班的是誰,大家都不厭其煩,仔細觀察著江堤。

  下午的值汛一點也不輕松,雨一直下,早上還能走的積水區到了下午已經不敢走了,又被踩了一上午的泥濘路更加難走。

  即使隔著衣服,路邊一人高的蘆葦、樹枝和不知名的雜草,總能把人的胳膊劃出傷痕。真正惱人的還是不計其數的蚊蟲,茂密的樹叢里是蚊子的基地,穿越叢林,大伙臉上、脖子上、手上被蚊子叮得滿是包,痛癢難當。即便如此,不間斷的巡查還得繼續,輪崗休息的時間,也只能擠在狹小的臨時帳篷下躲雨。

  時不時漏雨的帳篷,還有腳下一樣泥濘的泥土,悶熱的雨衣還得堅持穿著——這是大家所處的環境條件。有兩處橋洞下的點位,雖然免了被雨淋的煩惱,可因為沒有圍擋,晚上的寒冷和饑餓的蚊子群也不是好受的。

  晚上十點,又是換班時間。

  深夜,是值汛最艱難的時候,這個季節的南京,總是在晚上下起瓢潑大雨,夜晚的江風能把人凍得瑟瑟發抖。盡管有手電,但視線范圍還是很小,白天還能勉強行走的小路,晚上走起來就更困難了,有的路陡峭異常,大家只能一個一個臺階、一步一步慢慢走,邊走還得邊觀察滲水情況。

  晚上十點到清晨六點,值班的同志們每到這時候便困得不行,一閉眼就能睡著,只恨時間不能走快點,趕緊換下一班。困歸困,為了檢查江堤,大家都不敢熟睡,靠著椅背稍稍瞇著,一到出去巡邏的時候還是絲毫不敢馬虎,不敢錯過一處滲水、管涌的地方。

  “6號點江堤漏水,冒泥漿了,大家注意安全!”深夜,6號點值班的同志發現了江堤的異樣,當即通知了支援部隊前來堵漏,并提醒各值班人員注意安全?!?號安全”“8號安全”“1號安全”“大家不要圍觀,注意安全!”……困意一掃而光,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,觀察著周邊江堤的情況,互相提醒安全事項。早上六點,值班同志又發來照片,漏水點已經被堵住了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,又開始了新一輪換班。

  “南方的7月,就像個淚腺決堤的孩子,總是眼淚汪汪?!币幻爢T感慨道。長江水位持續上漲,南京站的水位一度上漲至10.31米,不斷突破歷史新高,守護江堤安全成為了每個屬地企業的責任。從7月15日開始,南京公司緊急召開防汛抗洪動員會,成立了一支黨員突擊隊和青年突擊隊,黨員同志們和青年團員們紛紛主動報名,從最初計劃的32人到51人,越來越龐大的值汛隊伍,混編成了4個小組,一次次出征,和地方政府一起守衛著南京這片美好的屬地家園。

  征程的途中有泥濘的小路、寒冷的江風、肆虐的蚊子、瓢潑的大雨,卻也有不小心擱淺的魚、偷偷遛彎的刺猬、蹦跶亂跳的野兔。聽蟬鳴,看江景,賞夜色……黨員同志和青年朋友們苦中作樂,克服一切困難,站好每一班崗位,真正發揮“聽黨指揮、忠誠擔當、拼搏奉獻、勇創奇跡”堅毅質樸的“西部鐵軍”精神,用實際行動踐行黨員初心。

  “小李,明天晚上的值汛排班你把我排上去吧,我一定要去的!”

  “冉哥,您年紀比我們都大,熬一夜身體能吃得消嗎?”

  “我是共產黨員,我不上前值班,感覺羞愧啊,明天一定要把我排上!”

  ......

  越來越多的同志主動加入到值汛工作中。在一名名“西部鐵軍”的守衛下,長江之畔飄揚的那面黨旗變得更加鮮艷。

打印 關閉
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